關於部落格
洗地毯
  • 2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渴盼《一分錢》的溫馨情景連綿不絕

  據新華社報道,河南安陽兩名中學生撿到裝有3700元現金的錢包交給出警警察,失主領到的錢包卻只剩下1500元,原來2200元竟被這名警察私自截留。目前,這名警察已被給予行政撤職、留黨察看一年的處分。(1月5日《京華時報》)   這真是一件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,氤氳出惆悵傷感的情緒。想想,兩名中學生在小區門口撿到錢包又將其交給正在執勤的保安,然後在五個人——兩個孩子、兩名保安和一名業主——的共同見證下清點了錢包里的現金,最後將3700元如數交給出警的110民警,再由民警找尋並交還失主,這本來是一樁多麼溫情的事情。於孩子而言,他們經歷了一次拾金不昧的洗禮,在人格建塑和品質培養上留下了向上向善的印跡;於失主而言,3700元現金和錢包失而復得,會讓他驚喜異常,感念物欲橫流的時代,仍然有善良的土壤。如果這筆錢還有緊急用場,比如給老人孩子看病,比如給家中救急,那就在感念之外還會生出感動、感激的情愫。可是,這一切都沒能如願以償,因為“警察叔叔”的雁過拔毛,且不是一根兩根而是大半不留,讓人們看到了堪稱醜陋的一幕。   我願意相信這位警察侵吞失主現金,是一時糊塗,那一刻魔鬼附身人性退場,才讓他有瞭如此不堪的行為。這從組織介入調查前王某認識錯誤並主動退還失主財物,就能夠看得出來。但是,當一種規定動作被肆意取消,當一套制度程序被隨意解構,就像不履行交接登記,就像不及時歸還失主,那麼這種行為,會不會因為失去約束而成為一種習慣性的做法?這才是最不堪的,這才是最可憂的。不堪、可憂,則是因為它加大了人際之間不信任的壕溝,增大了社會治理的成本。   忽然想到我們小的時候,兒歌《一分錢》曾經帶來的溫暖的情境。那時,每當廣播里傳來“我在馬路邊揀到一分錢,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裡邊;叔叔拿著錢,對我把頭點,我高興地說了聲:‘叔叔,再見’”,甜美童聲就營造出溫馨的氛圍,那是一代人難以磨滅的記憶。後來,經濟發展、精神滯後,社會風氣加重污染,於是出現了另類《一分錢》的版本——“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,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裡邊;叔叔拿著錢,買了一包煙,我生氣地說了聲:‘叔叔,還錢’”。——沒成想這種搞笑的兒歌,竟然還有了應驗的事實。   《一分錢》詞曲作者、我國著名作曲家潘振聲先生回憶構思創作這首歌時曾經描述,他在任小學音樂老師期間,那個時候辦公桌上放大頭針的小盒子內,經常放滿孩子們交來的找不到失主的一分、兩分硬幣,小學生拾金不昧的行為,不止一次地令他激動。而當年,在(上海)漕溪路口,路邊的兩位交通民警無論是颳風下雨,還是嚴寒酷暑,每日護送學校的孩子們過馬路。到了馬路的另一邊時,孩子們總是回頭揮著小手,稚聲稚氣、此起彼伏地叫著:“叔叔,再見……”這些縈繞在他心頭的一幕幕真實而感人的情景,是他創作出這首體現警民關係深切情感的元素。而歌曲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出後引起巨大共鳴,則在於這首歌源自真情,極具藝術感染力,把“警與民”之間的融洽關係,刻畫得生動感人。這種溫馨的情景,不正是我們現在缺少的嗎?   文/雷鐘哲    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渴盼《一分錢》的溫馨情景連綿不絕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